入寺院的禮儀

我已介紹了佛教的稱號,現在再講佛教的禮儀。

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,我們佛教亦有佛教的規矩法則。佛教徒經常到佛堂,甚至出外旅行,大部分時間都是安排去各處寺廟參觀禮拜,甚少到其他名勝地方觀光遊覽。一般旅行團安排去娛樂地方吃喝玩樂,跟我們走的地方不同。俗語有云:

「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。」

你是佛教徒,經常到佛堂,你對佛教的規矩禮儀認識有多少?

到寺廟參觀,應該用甚麼禮儀向住持及其他法師頂禮?

我們用甚麼東西供佛才為恭敬?上

香要上多少支才是最有敬意?

這些規矩你懂得嗎?

現在我跟大家講參觀寺廟時應注意的禮儀。


我們到寺院參觀,首先要去大雄寶殿禮佛,然後才到各處參觀遊覽,這個是基本禮貌。大雄寶殿中央位置設有一個主墊,是住持和尚拜佛專用的,懂規矩的佛教徒不會在這個主墊禮佛。主墊後面有一個拜墊,這是侍者僧值拜佛用的,我們應到東單或西單兩旁禮佛這個禮貌大家要知道。有些人喜歡選擇在第一行或近中央位置拜佛,認為這樣更能接近佛菩薩,更快得到加被,不明白佛教道理的人才有這種思想。佛菩薩是一切處,無處不在,不管我們身處那一個角落,佛菩薩都在我們身旁。拜佛最重要的是有誠心,在甚麼地方拜都是一樣。


剛踏進寺院裡,我們遇見那個地方的住持或是其他出家人,認識的也好,不認識的也好,見面時表示問候,祇能對他合掌稱呼一聲法師,不能向他頂禮。為甚麼不能向他頂禮?因為我們還沒有頂禮我們的師父釋迦牟尼佛,我們要先進大殿頂禮釋迦牟尼佛,然後才頂禮佛陀的徒弟,一切出家人都是佛陀的徒弟。如果我們先頂禮法師,然後頂禮釋迦牟尼佛,那麼就是顛倒了。要先拜佛之後,才可向他們頂禮。


參觀完了要離開時,我們要向佛菩薩告假,禮佛三拜或向佛菩薩問訊,這樣是向佛菩薩告假的禮貌。最後向住持和尚及其他法師告辭,合掌問訊說:

「弟子向師父告假。」或者說:

「師父,我們走啦!」不用再頂禮。


如果你家裡設有一個小佛堂,有法師到你的地方,你怎麼辦呢?你不要馬上頂禮法師,你可以合掌稱呼一聲:「法師。」作一個簡單見面禮。懂規矩的法師一定先拜佛,法師拜佛後,你在他的旁邊接駕,這個時候才頂禮法師,對他說:

「弟子某某向法師接駕,頂禮三拜。」

法師還沒有拜佛之前,你頂禮法師是不如法。法師離開時,你要說:

「弟子某某向法師送駕,頂禮三拜。」

如果法師說:「一拜。」你便一拜。

法師說:「免禮。」

你祇需問訊,不用頂禮了。這個規矩禮節大家都要知道。

我見過台灣人拜佛有等級分別,有先後次序分別。比丘先拜佛,然後比丘尼拜,比丘尼拜完之後,居士才拜。其實四眾弟子一齊拜佛沒有問題,不用分先後次序,不管高級與低級。

假設你相約多名四眾弟子一同前往某處地方的寺院,那裡有高僧大德,你們對他很尊敬,想請他開示。這個情況下,一齊拜佛沒有問題。但是人就不可以一齊拜,不可以一齊頂禮那個地方的住持、當家師及其他出家人。

依規矩,首先是比丘頂禮那間寺院的住持,然後住持還禮給比丘。如果比丘尼和居士都一齊拜,住持怎麼還禮?比丘尼和居士沒有資格接受住持還禮,所以拜人不可以一齊拜,因為住持要還禮給比丘。比丘拜完之後,比丘尼才頂禮住持,住持不會還禮給比丘尼。比丘尼除了頂禮住持外,還要頂禮那個地方的比丘尼,比丘尼要互相拜,互相還禮,因此居士就不能參加。比丘尼拜完後,居士才向住持及比丘、比丘尼頂禮,他們不會還禮給居士。有這麼多禮節,有這麼多次序,你們要清楚一點。為甚麼不可以一齊頂禮?其中是有道理的,我認為主要原因是為了避免人家還禮,如果不用還禮,便不用分先後次序,高級低級,可以一齊頂禮。


拜佛要三拜,拜人方面禮貌一拜就可以,祇要對法師說:

「頂禮法師。」頂禮一拜是一種禮貌,不需要說:

「頂禮法師三拜。」你堅持一定要說三拜,法師說:

「一拜吧!」你頂禮一拜就好了。普通不認識的法師,祇要合掌稱呼一聲:「法師。」不用隆重其事。這樣就是見面禮。


倘若你那個地方要開光,請法師講經說法,請法師應供,或請法師主持儀式,那就不能隨便,要隆重其事了。你要穿袍搭衣,要頂禮法師三拜,法師說:「一拜吧!」你就一拜。甚至要跪在法師面前,說出你到這裡來,有甚麼事、甚麼要求。這裡頭要注意禮貌,有輕有重,在甚麼時候做甚麼事,看時作事。


不要說普通人在墊上不可以拜人,就算是法師,甚至是大法師,拜佛之後,假使拜人,應到法師面前向上頂禮法師,不可以在墊上頂禮法師,在墊上頂禮法師是不尊敬。拜佛可以在墊上拜,拜人就不可以。這是中國風俗,我也不知道為甚麼,風氣是這樣。在佛前拜完佛之後,你要到法師面前在地上一拜,不可以在墊上拜,在墊上拜佛沒有問題,在墊上頂禮法師就是不尊重。


甚麼人在墊上拜佛之後可以頂禮法師呢?是大居士拜小和尚。一位大居士要不要頂禮小和尚呢?不頂禮好像沒有禮貌,而頂禮他,他的資格又不夠我高,那怎麼辦呢?大居士在墊上拜佛後,順便說一聲:「頂禮法師。」做個儀式而已。祇有大居士拜小和尚,才可以這樣做。


在沒有佛像的地方,你可以面向著法師頂禮。但是在大雄寶殿,你就不能面向法師頂禮。無論他是坐著還是站著,你要面向著佛禮拜,說一聲:「頂禮法師。」在法師面前向上拜,不能對他拜,對他拜就是不尊重釋迦牟尼佛,就是不如法。沒有佛像的地方可以向他拜,這個禮節大家要清楚一點,這是我們中國佛教的規矩法則。在日本、韓國、泰國、西藏可能沒有這種規矩,他們面向著法師頂禮,表示虔誠恭敬。


如果我們在這兒住一個星期,按規矩我們來到這個地方,首先要前往佛殿拜佛,拜佛後才頂禮住持,然後再頂禮其他法師。臨別時,我們也要到佛殿向諸佛菩薩告假,告辭之後,向住持頂禮,再向其他法師告辭,然後才回去,這個是道別時的禮貌。


供有牌位的地方,居士要不要拜呢?佛教有云:已皈依三寶和受持五戒,天神不拜、地祗不禮。拜長輩是一種儀式禮貌,表示尊敬的意思,不披戒衣可以拜,披戒衣則不可以拜。戒衣是佛教的禮服,是佛教徒拜佛時穿的禮服,所以三皈五戒弟子不能披戒衣拜祖先。


假若有長輩去世,要出殯做儀式,要誦經迴向給他。你是後輩和受了三皈五戒,可不可以拜這位長輩呢?為了對長輩緬懷追思,做出殯儀式,祇要不披戒衣,做儀式拜一拜,或者給他供牌位沒有問題,平時不用拜了。


假使受過五戒的人去世了,那件戒衣和袍應該怎樣處理?受五戒是盡形壽。盡形壽的意思是一生一世,受五戒祇得一生的戒體。即是受了五戒的居士往生了,戒體亦隨之沒有了,所以穿袍下葬或火化沒有問題,但是不能給他披上戒衣,可以把戒衣留下來作紀念,或者送給別人,又或者把它焚化掉。袍和戒衣跟我們日常穿著的衣服沒有分別,骯髒了可以洗,爛了能補就補,不能補就把它焚化。有些居士沒有辦法處理破爛了的袍和衣,拿來讓我處理。有人特購新盆浣洗,滌水又要倒在淨地。戒衣和袍祇是衣服,沒有甚麼了不起,不用那麼重視。


受了菩薩戒的人去世了又怎麼辦?可不可以披戒衣下葬或火化?受菩薩戒是盡未來際。盡未來際的意思是多生多世,即是受菩薩戒的戒體是多生多世的。他是盡未來際的菩薩,按道理可以給他穿袍和披戒衣下葬或火化。


還有一個問題,居士可否把一百零八粒佛珠掛在身上?很多人都說不可以掛佛珠在身上,為甚麼不能掛?很多人都不知道原因。現在我跟大家講一講這個原因。


一間寺院的住持,唯獨他有資格穿黃袍,搭紅祖衣,可以掛佛珠在身上。他好像皇帝那般大搖大擺,其他出家人看見他迎面而來,要走開迴避,以前我們舊社會佛教是這樣的。其他出家人都沒有資格掛佛珠,居士們更不應掛佛珠在身上。到了今天,很多出家人都不是住持身分,卻穿黃袍,搭紅祖衣,掛佛珠,這是近幾十年的變化,跟舊社會不同了。


居士方面,到外面或到佛堂,不要掛佛珠在身上,為甚麼呢?掛佛珠會罪過無邊嗎?不是掛佛珠便有罪過的意思,這祇是一種禮貌。你們在家裡掛佛珠,從朝掛到晚也沒有問題,但是在大庭廣眾的地方,恐怕人家覺得你這個人有點傲慢,掛佛珠在身上大搖大擺,大模大樣,好像自己是老資格,有這個意思在其中而已。

以前,中國是農業社會,流行一百零八粒佛珠,大家除了耕田種菜外,便沒有事做,空閒時間較多,可以坐下來拿佛珠誦誦經、念念佛。由於近來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,農業社會變成商業社會,很多事情就不同了。大家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做生意,做工作,沒有太多空餘時間,誦經念佛亦減少了。現代人講求簡約快捷,甚麼都要輕便,手珠數少,合乎簡便原則,所以現在流行手珠。日本、香港,大多數出家人和在家居士亦隨著潮流拿手珠。

大約四十年前,香港是基督教天下,差不多人人身上掛十字架,年青人更視之為潮流飾物,非常流行。那個時候,如果有人拿佛珠會被人取笑,故此沒有人敢拿佛珠。當時有一位出家人保賢法師,他負責煮飯的,大家稱他「伙頭僧」,他說:「你們放眼看將來,再過三十年,我們的佛珠定會取代他們的十字架,你們不信,就等著看吧!」他這個預言果然應驗了!近年香港佩戴佛珠的人隨處可見,戴十字架的人真的減少了。許多非佛教徒都喜歡拿佛珠在手上,我看見一位護士手上戴著佛珠,我問她:「你掛著佛珠幹甚麼?妳念佛的嗎?」她答道:「不是,我沒有念佛。」這是香港最近流行的風氣,保賢法師真有先見之明,四十年前的預言真的實現了!


佛珠普徧是一百零八粒,二十四粒,十八粒,或者十四粒等,都加上一粒佛珠頭。以前的人大多數是這樣念佛:他們念到佛頭這個地方,不能繞過佛頭,要回轉頭來再數念,中國和香港都有這樣念佛。有沒有來歷?可能來自密宗。曾有大德說過,書上也有記載,我認為不合情理,我們念佛要一心不亂,一直連綿不絕的念下去,若是依照他們的念佛方法,到佛頭要回轉,這樣子念佛容易生起分別心。哎呀!到佛頭了,要回轉了,身體發生造作,思想起了分別,沒有一心念佛,非常打閒岔。念佛要一心念,心裡頭念到沒有分別,念到甚麼地方都不知道,連那一粒是佛頭都不知道,才合乎淨土法門念佛標準。我們不能祇依一位大德的說話為標準,亦不能死依一本書的資料為根據,我們要有思考能力,判斷每一件事情是否合情合理。


有說拜佛拜慢了會轉蛇,我出家六十年從沒有聽聞過這句話。有人說《大藏經》上有這樣記載,這個我不管也不過問。西藏佛教徒拜佛的方式是大禮拜,他們拜得很快,下去上來,上來下去,快得很。他們為甚麼不敢拜慢?因為拜得慢了會發生毛病。第一會睡著,因為拜幾百拜很辛苦,疲倦不堪,趴下時間長就容易睡著。其次拜得慢會胡思亂想,拜得快便無暇想別的事情。由於最少會發生這兩種毛病,所以不能慢拜,並不是拜佛拜慢了來生真的轉蛇,祇不過是一個警告吧!我們中國佛教徒拜佛拜得越慢越好。

大家都知道,近三十年來,台灣出家眾,人材輩出,把佛教發揚光大,居士對出家人尊崇備至,叩頭頂禮出家人是慢慢拜下去,拜下之後,等一會才起身。他那種誠心誠意,使我們出家人心裡很慚愧,我們有甚麼資格接受這位居士這般誠心頂禮?心裡頭深受感動,這位居士將來有甚麼要求,我們必定會答應他。如果我們誠心誠意,慢慢地拜諸佛菩薩,我們要求甚麼,諸佛菩薩一樣會答應。我們的感力強,諸佛菩薩的應力也強,求甚麼得甚麼,一定滿我們所願。我們是那麼誠心懇切,心誠則靈!所以我說中國佛教徒拜得慢不會轉蛇。我這樣說是經過思考的,一定合情合理,一定符合聖教量。


有說臭豆腐、榴槤不能供佛,為甚麼不能供佛?氣味那麼臭怎能供佛?有一次我到加拿大,剛進廟門,看見有一位居士拿著一束玫瑰花正想供佛,旁邊的人說:「哎呀,不能供佛呀!」我問她:「為甚麼不能供佛?」她答道:「玫瑰花有刺嘛!所以玫瑰花不能供佛。」我告訴你們,凡是我們能吃的食品都可以供佛,凡是我們能用的也都可以供佛。我們不能吃的東西不要供佛,我們不能用的東西不要供佛,就是這麼簡單,即是說臭豆腐和榴槤都可以供佛,因為你能吃就能供佛。

有病要吃藥,藥物可否供佛?你吃得下的東西都可以供佛,沒有問題。你吃藥先供佛,供過佛才吃,功效更顯著。


我們穿的鞋和襪子可否供佛?可以供佛。祇要是新淨的,沒有穿過的鞋和襪子都可以供佛。衣服鞋襪是我們每日都必須穿著的,凡是能用的東西便能供佛。供佛最重要有一個恭敬心,供甚麼東西都是功德無量。


假設我愛吃肉喝酒,那些酒肉可否供佛?沒有問題,但是要看在甚麼地方。西藏、泰國、緬甸的出家人都吃肉的,他們那一個不供佛?他們都用肉供佛。還有外道用酒供奉濟癲活佛,但是在中國不可行。中國佛教徒不接受用酒肉供佛,因為中國是大乘佛教,講慈悲,用酒和肉供佛就是沒有慈悲心,沒有恭敬心。我剛才講過你不能吃的東西,不要供佛,持素戒酒的人不吃肉不喝酒,他們那會用酒和肉供佛,因此中國佛教徒就不會用酒肉來供佛的。


若用便溺可否供養諸佛菩薩?沒有問題,祇要你是依靠便溺生存的便可以,你不是處身於這種環境生活的則不可以。北方有一種小動物叫金龜子,樣子像烏龜,身體小小的。這種小東西,兩個一起把羊糞牛糞往上推,推成一個球的形狀搬回窩裡作食糧,假若牠們用來供佛,功德無量。你不是牠們的同類,你不能用糞便來供佛。


你們供飯供菜,一定要在正午十二時之前供佛,不可以超過十二時。因為佛教主張持午,佛菩薩也持午,過了十二時不再吃任何東西。


曾經有很多人問我,早上起來如何用水供佛?如果你喝茶,你就供茶;你喝滾水,就供滾水。為甚麼早上要供水給佛呢?正如有人客到你的家探訪,你會敬上一杯茶給他,佛也要喝水,早上供水是一種恭敬供養心。到晚上如何處理呢?供水隨便倒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,如果你願意喝了它也沒有問題,更可以開大智慧。


供水果又是怎樣供?供水果最好在上午供,不要在下午供。供花甚麼時間供都可以。現在一般人供水果都是做個樣子,不是出於真心供佛。你們看看這張佛檯上的水果,擺放在這裡已好幾天,按道理是不如法,在家居士要注意這個規矩。如果你要吃水果時,把它切開供佛,然後上一支香,拜三拜,過一會拿來吃,不要擺放幾天,那樣才是真正供佛,你吃甚麼水果就供養甚麼水果,不過一定要在正午十二時之前供養,過了時間就不用供,因為佛持午的。


上香,我們拜佛要誠心,上香亦要有誠心。所謂:「心香一瓣。」上一支香已能代表一個恭敬心,一個至誠心,你是一心一意供佛的,便不用上那麼多香。中國大陸的人上香是一大把、一大把的燒,插滿整個大香爐,弄得煙霧彌漫,造成環境污染。他們以為燒香越多,得到加被越多。這是錯誤思想,其實心香一柱已足夠。

釋迦牟尼佛在世時有沒有上香?有上香。佛還沒有出世之前,已經有香。當佛在打坐的時候,在佛面前燃點一支香,有時是佛自己上香,有時是弟子為他上香,有時是居士為他上香。上香有甚麼作用?有三種作用:

第一種作用 : 避免昆蟲、螞蟻騷擾佛陀打坐。上了香,那些蟲蟻就不會來。

第二種作用 : 辟除污濁臭氣,避免邪氣侵犯佛陀。因為在古印度,那個時候很落後,打坐環境污穢骯髒,沒有現在那麼好。

第三種作用 : 香燃燒起來的氣味使人更容易入定。當時的香,要比現在好過數十倍,佛經記載,燒一支香,四十里內都能聞到。

釋迦牟尼佛去世後,四眾佛弟子繼續保持為佛陀上香的習慣,一直延續至今日。我們上香就猶如佛陀正在打坐,我們為佛點香。可是上香的意義卻漸漸地改變了,後來演變成我們皈依三寶的香花迎,香花請。有香、有花供佛,證明我們皈依三寶、受持五戒,希望佛菩薩能滿我們所願,佛前上香已經變成這個樣子。印度、泰國、緬甸、斯里蘭卡重視供花,不重視供香,我們中國佛教徒應該學他們那樣,盡量用花供佛,不用燒那麼多香。

還有,各位居士要盡量避免供蠟燭,供蠟燭這個風氣在大陸流行了很多年,蠟燭燃燒起來發出剌激性氣味很難聞,令人感覺鼻子和喉嚨都不舒服,那些煙熏得眼睛也睜不開,還嗆得一把眼淚。燒蠟燭又容易引起火災,太危險了。燒蠟燭有甚麼好處?最好不要供蠟燭,現今已有很多人用電燈代替。


供養出家人應用甚麼禮儀?很多人供養法師說:「結結緣!結結緣!」這樣說就是不恭敬,沒禮貌。供養法師應該雙手拿著紅封,舉至齊眉,說:「弟子某某供養法師。」這樣禮貌就是恭敬供養。結緣是對後輩說的,對長輩應該說供養,大家要分清楚。

倘若你到寺院住了數天,想給回一些費用,你不能這樣問:「我住了多少天,伙食費和住宿費要多少錢?」寺院不是旅館,不是做生意規定付多少錢。多有多給,少有少付,你辦完事之後,將供養錢放入紅封內,外面寫上「供養常住香油,某某頂禮」,所有費用都包括在內。「供養常住」就是供養寺院米糧和維修經費,「供養香油」並不是供養住持及其他的出家人,而是歸寺院所有。在紅封上寫「供養常住香油」既大方得體,又有禮貌。


有出家人說居士可以做放蒙山或三時繫念法事,事實應不應這樣做?我認為居士不要跟鬼神結緣。做法事時要有觀想,觀想不好還有罪過。你們居士不要搞那一套,好好的念一部經。念《金剛經》也好、《地藏經》也好、《普門品》也好、甚至念阿彌陀佛也好,不要搞那麼多名堂,我們出家人所做的法事,你們居士不一定要做。


佛教為甚麼要做開光儀式?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裝嵌工程完成後,開光儀式極為隆重。開光的目的祇是通知大家工程完成了,大家可以到來參觀禮拜。開光有如普通一般新店開張剪綵那樣,做生意人到處發通知,希望第一天開張日子,店內人山人海,擠滿人群,熱熱鬧鬧慶祝一番,亦是一個好意頭吧!

請佛菩薩要不要開光?其實開光與否不重要,開光這回事,真正佛弟子不講究。請了佛菩薩回家已可以供奉,沒有問題。有居士請竺摩法師主持開光儀式,儀式圓滿後,他對大家說:「佛菩薩本身的光是無量無邊,還要你們凡夫眾生為他開光嗎?佛身上根本就有光,你要開光才有光,你不開光就沒有光?開光祇不過是一個儀式而已。」可是有些人很介意佛菩薩沒有開光會不靈驗,擔心有求未必會應。如果你認為佛菩薩一定要經過開光才靈驗,那怎麼辦?怎樣為佛菩薩開光呢?

當佛堂做法事的時候,你把佛菩薩放在佛前供奉,法會完了,已算開過光,可以請回家給自己作一個交代,以後可以安心拜,佛菩薩一定很靈驗。有人問你佛菩薩有否開光,你可以答他已經開光了。佛教是全世界公認的大宗教,那些普通小小儀式,我們都不重視,佛教是百無禁忌。但是西藏佛教跟中國佛教有點不同,他們開光有很多計較。譬如佛像開光後,要把佛像的臉用布蓋起來,然後請回家。他們認為不能讓佛菩薩看見路上污穢骯髒的東西,回到家裡才把布揭起來。我們中國大乘佛教沒有這些計較。


中國拜神拜鬼的人非常多,他們供奉神像有很多規矩儀式,非常講究,每一個小節一點兒也不馬虎。他們的心非常虔誠,因此他們拜的神也很靈驗。但佛教徒不放在眼內,這些小節祇是普通人才講究,因為他們重視感情。而上等人不拘泥小節,重視理智。上等人與普通人的著重點剛巧是相反的。

現在我亦把佛教徒分為高級與低級,讓大家比較分別一下。

高級佛教徒思想遠大豁達,寬容開朗,他們追求宇宙人生真理,明白一切皆空的道理,所以心無所求,那分誠心就不夠濃厚,他們修的是觀照功夫,乃無相修法。

低級佛教徒的思想既狹隘又固執,祇求目前短暫福報,不懂得修智慧,他們心有所求,冀有所得,因此那分心意特別虔誠,特別懇切,他們的行為造作全是表面功夫,乃有相修法。捫心自問,你屬於高級佛教徒還是低級佛教徒?

我為大家簡單介紹了一些你們應該認識的佛教規矩禮儀。有些佛教徒聽了一些不懂佛教規矩的人胡說八道,說這樣不能做,那樣不能行,這樣不如法,那樣不恭敬,聽得多了弄得自己越來越執著。我告訴你們,佛教是不拘小節,百無禁忌,不要庸人自擾!

學佛答問02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