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皈五戒四料簡


《華嚴經演義鈔》曰:「乘戒有四料簡。」請問有那四種?

答: 四料簡就是:

一、乘急戒緩。 二、戒急乘緩。

三、乘戒俱急。 四、乘戒俱緩。

佛教徒分別有上、中、下三種:

下等佛教徒修福不持戒:修福就是修善,持戒就是斷惡。比方說放生活動,你很願意拿出一點錢贊助放生經費。若是要你持長素,那就不可以了,說甚麼業障重,百般理由不能受持。布施金錢是修善,持長素是斷惡。又比如佛堂需要金錢印刷經書流通,你很樂意捐助。假設有人介紹一本經書給你看,告訴你祇要參照指引修行,必定獲得利益,受用無窮。但你答道:「我太忙了,抽不出時間來看經書。」看經書的時間也沒有,依佛法修行更是談何容易,所以說:「修善容易斷惡難。」

我們皈依三寶,皈依佛兩足尊,兩足尊就是福充足、慧充足。福和慧同樣都是重要。釋迦牟尼佛是我們的師父,他修福又修慧,我們應該學佛陀那樣,福慧雙修才對。一般知識分子批評我們佛教徒祇懂修福不修慧,我們佛教徒有知識的人少,沒有知識的人多,佛教義理精深廣博,文化水平低的人學佛法倒真是一個難題,他們有心無力,自然是修福的人多,修慧的人少,修福容易,修慧很難。

布施方面,大多數人願意慷慨解囊,救濟貧苦大眾做些善事。善有善報這個思想早已深入民心,得到大眾認同。

儒家講:「但行好事,莫問前程。」做好事,前途光明,不用求而自得。

易經講:「積善之家必有餘慶,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。」就是教人積福培德。

道家講:「善惡報應,如影隨形。」不管你走到那個地方,你的影子總是跟著你;你所做的一切善業或惡業,所得的報應也像影子一樣跟著你,永不分離。

佛家講:「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。」就是種如是因,結如是果。

算命的人說:「祇要存好心、說好話、行好事,將來必得好果報。」

看相的人說:「相隨心轉。」有好心就有好相貌。

看風水的人說:「你有福德,東撞西撞都能遇到好風水;你沒有福德,東撞西撞祇會遇到壞風水。」沒有福德的人,縱使遇到好風水,他也無福享受。我們中國文化幾千年以來全是一致的,相等的,不論儒家、道家、佛家、算命家、看相家、看風水家都講因果報應,下等佛教徒大部分是修福不修慧。中等佛教徒能持戒:持戒能防非止惡,使你少煩惱少痛苦。


持戒以五戒來說:

一、 不殺生。

不殺一切眾生。儒家有說:「殺人父者,人殺其父;殺人兄者,人殺其兄。」你殺我,我又殺你,目的為了報仇,冤冤相報何時了?所以不殺生對自己有利,對別人也有利,大家少煩惱少痛苦。

二、 不偷盜。

你不偷取人家的東西,人家也不偷你的東西。你不欺騙人,人家也不會欺騙你。

三、 不邪淫。

夫妻關係破裂,家庭發生問題,大部分原因是邪淫導致。現代人不重視男女關係,女性思想大膽主動,變得不安於室。男性貪新厭舊觀念令他不守本分。假若雙方能持戒守本分,家庭那會爭爭吵吵,那會破碎呢?一定是少痛苦、少煩惱。

四、 不妄語。

你對人家不說謊話,信譽良好的人日後與人相處和做事都比較順利,容易得到支持和信任。如果你慣常打妄語,一個誠信受到質疑的人,那裡會得到人家相信呢。

五、 不喝酒。

就是有智慧,有清晰頭腦,能清楚分別事情的好與壞。持戒能使人走上正路不顛倒,因此持戒對自己有利,對別人有利,可以少煩惱少痛苦。中等佛教徒能受持五戒,下等佛教徒祇接受皈依三寶,答應以後存好心、說好話、行好事就算了。

上等佛教徒,專門研究佛法修智慧。讀萬卷書可以增加知識,行萬里路可以增廣見聞,這樣能啟發智慧。孔子曰:「三人行必有我師焉,擇其善者而從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」意思是要我們將學習範圍擴大,生活圈子要廣闊。每一個人都有其長處及短處,正當的行為我們可以參照學習,以它作榜樣;偏差行為可以把它作為反面教材,引以為鑒,同樣能啟發智慧。一個聰明的人能視一切事物都是學習材料,如從眼睛所見,耳朵所聞,跟別人交談中皆可學習,皆可開智慧。開發了智慧,你能明白事理,能辨真偽、是非、黑白,你懂得分辨一個人是好是壞,對自己無往而不利。

持戒是修福還是修慧?修有相的戒,修有漏的戒就是修福。修無相的戒,修無漏的戒就是修慧。持戒可以修福也可以修慧,主要視乎你怎麼樣持戒。如果持戒鬆懈,持得不如法,福修不到慧也修不成。

現在解釋四料簡「乘、急、戒、緩」四個字的意思:

「乘」是車乘,乘車由此處到彼處。

佛法共有五乘:

一乘、二乘、三乘、四乘、五乘。


一乘佛法是最上乘,即如

《法華經》講的諸法實相;

《華嚴經》講的一真法界;

唯識宗講的大圓鏡智;

《楞嚴經》講的常住真心,就是最上一乘佛法。佛是最上一乘,最上一乘佛法是假的。

為何說是假呢?

就是說我們的心,你明白心就是佛,你不明白心就是眾生。那個成佛?

你的身體成佛還是你的心成佛?

身體有生老病死,你怎麼能成佛?

心有生住異滅,你又怎麼能成佛?

那個能成佛?你們問一問,那個要成佛?

身體不能成佛,心也不能成佛。除了身體和心之外,還有那個要成佛?

你的心是個甚麼樣子?

在空間上講,它不是在內外中間;

在形狀上講,它不是大小方圓;

在顏色上看,它不是青黃赤白黑;

在時間上說,它不是過去、現在、未來。你的心是個甚麼樣子?

甚麼也不是。所以禪宗講:

「明心見性。」

認識自己就是成佛。

明白甚麼是心,明白你現在的思想是妄想,是假的,不是真的。這個妄想一停止,你就能見到你的真心,所謂妄心不除,真心不顯。譬如說:妄心等如冰,水結成冰就是妄心,冰溶化成水,妄心就變成真性。永嘉大師說:

「無明實性即佛性,幻化空身即法身。」

你明白那個妄心,真性頓然顯現,這樣叫明心見性,見性成佛。


甚麼是二乘佛法?

聲聞乘、緣覺乘就是二乘佛法。


三乘佛法就是聲聞乘、緣覺乘再加菩薩乘。又可以稱聲聞乘為小乘,緣覺乘為中乘,菩薩乘為大乘,這就叫三乘佛法。

四乘佛法就是以上三乘再加一乘佛法,《法華經》上有講四乘:羊車、鹿車、牛車、大白牛車。羊車譬喻聲聞乘,鹿車譬喻緣覺乘,牛車譬喻菩薩乘,大白牛車譬喻一乘。

五乘佛法有人乘、天乘、聲聞乘、緣覺乘、菩薩乘。

你乘坐五戒的車,來生可以做人。

你乘坐十善的車,來生可以生天。

你乘坐四聖諦的車,來生可以做聲聞。

你乘坐十二因緣的車,來生可以做緣覺。

你乘坐慈悲喜捨、六度萬行的車,來生可以做菩薩。

你能在五乘佛法上再進一步,自覺、覺他、覺行圓滿,你就能乘坐諸法實相的車,則能成佛。

「急」就是精進勇猛,急不容緩地趕緊完成一件事情。

「戒」梵語尸羅,此名清涼。

三業炎火,焚燒行人,戒能防息。受戒者要依循所受之戒,如法行持身口意三業造作。

戒有防非止惡作用,不能作惡業,連惡念頭也不能有。在家人有四種戒,出家人有五種戒。

在家居士有三皈戒、五戒、八戒、在家菩薩戒四種。

出家人有沙彌及沙彌尼戒、式叉摩那尼戒、比丘戒、比丘尼戒、出家菩薩戒五種。

在家菩薩戒大多數是受六重二十八輕戒,出家菩薩戒大多數是受十重四十八輕戒。

「緩」就是懶惰懈怠,不進還會退叫做緩。

四料簡的第一句乘急戒緩

一個人精進勇猛學習五乘佛法,又能依照佛法實行實做,這樣叫乘急。守戒律馬馬虎虎,不但受持不住,而且經常犯戒,這叫戒緩。對五乘佛法精進虔修,又能依著方法實行,但受持戒律則懶惰怠慢,這種戒是有相的,有漏的,屬於生死的戒,就是乘急戒緩的意思。

倘若你能研究很多經書,又能觀照諸法實相,但經常犯戒,作惡做壞事,會不會墮惡道?雖然你有智慧,可是作惡多端,作惡業必然墮入四惡道。

六道分二種善道、四種惡道。

天道、人道屬於善道;

阿修羅道、畜生道、餓鬼道、地獄道屬於惡道。由於你生前喜歡研究佛法,即使墮入惡道,仍然有機會聽聞佛法。地藏菩薩在地獄救拔眾生,在幽冥界為你說法。餓鬼道有觀音菩薩示現面燃大士身,即示現鬼王相度化那些餓鬼。在畜生道有不少大菩薩現畜生相度化畜生道的眾生。釋迦牟尼佛也曾示現鹿王身度化牠們。

阿修羅是天龍八部之一,天龍八部有鬼道眾生、畜生道眾生、阿修羅道眾生。一個人如果瞋恨心重,傲慢心重,死後會墮入阿修羅道。阿修羅有天之福,但無天之德。男的容顏醜陋,女則貌美,各據其業力輕重,分別投生天、人、鬼、畜生道,地獄道沒有阿修羅。生天道的阿修羅王與忉利天帝釋為了爭奪美女與美食而恆常戰鬥;生人道的阿修羅居住在人間西方山地中的大深窟;生鬼道的阿修羅居住在大海邊;生畜生道的阿修羅則居住在大海底。諸佛菩薩現不同化身救度阿修羅道眾生。因為你生前研究佛法,縱然墮入惡道受苦,仍能聞得佛法,這樣就是乘急戒緩的結果。

第二句戒急乘緩

研究戒律非常清楚認真,而且絲毫不犯。可是研究佛法則懶惰鬆懈,不懂佛法。與乘急戒緩剛巧相反就是戒急乘緩。持戒嚴謹的人依照戒律辦事,不敢行差踏錯,行為端正。有些在家居士為了受持五戒,甘願辭退高薪厚職,轉行做不觸犯戒條的工作。持戒精嚴的人處事認真,性格古板固執,因為不認真、不固執的話,就持不了戒,他們守持的規矩法則多不勝數,既繁瑣又複雜。

他們要牢牢記著甚麼事可以做,甚麼事不可以做。例如:不可耕種、不可煮飯、不可盛飯菜、不可和人坐在一起吃飯、要坐地下吃飯,做了就是犯戒。祇是吃一頓飯已有許多規矩細節,淨人(協助持戒僧侶的僕人)為他盛好飯、盛好菜,他不能夠自己拿起盛了飯菜的碗,要由淨人把盛了飯和菜的碗舉一舉,放到他面前,到這個時候他才能拿著碗筷吃飯。吃飯的規矩非常嚴格。

那麼吃水果又如何?他不能直接從樹上摘水果吃,淨人把水果摘了下來,又把水果切開後,放到他面前他才能吃。所以持戒精嚴的人不是那麼簡單。假若坐在櫈子上吃飯已是犯了戒,按規矩要坐在地上吃。幾年有兩位法師從緬甸來探我,我招呼他們一起坐沙發,但是他們搖搖頭說:「不可以坐沙發,坐沙發是犯戒的!我們要坐在地上。」那我便陪他們一起坐在地上交談。

他們與在家人相處的時候,仍要守持嚴格規條。聽說在大陸有一位女眾不小心接觸到一位出家人的袖子,那位出家人連忙拿剪刀把袖子剪下來。我可沒有看見事情經過,祇是一位大陸居士告訴我的。在泰國我親眼看見居士供養比丘的情況。有一位中國居士供養紅封給一位泰國比丘,小乘佛教的比丘不可以接受金銀財寶的,所以他拒絕居士的供養。可是那位居士不懂戒律規則,以為比丘客氣,繼續要比丘接受紅封,比丘堅持不肯接受供養,雙腳一步一步往後退,退了幾步就跌倒了。戒律真不容易受持,絕不簡單,誰能做到?

書上說:持戒如草繫比丘。比丘被歹徒搶走衣服財物,歹徒怕他報案,那個地方的草生長得很高的,歹徒用那些草把他綑起來,這樣他就不敢掙扎,不會亂動,因為他是持戒比丘,亂動會拔起很多草,壓死很多草,把草弄死是犯戒的,戒律就是那麼嚴格。真正持戒精嚴的人需要多位淨人照顧,如果沒有人從旁協助,便很容易觸犯戒律。一般人沒有資格得到淨人照顧,且持戒精嚴的人不多,有大福德的人才可以持戒精嚴。他來世生人道、天道。假使前生沒有研究佛法,雖然生到人、天,也聞不到佛法,《華嚴經・須彌頂上偈讚品》說了四句話:

「寧受地獄苦,得聞諸佛名,

    不受無量樂,而不聞佛名。」

意思是受地獄苦不是問題,聞得佛名便很開心,如果聞不到佛法,縱使生人、天道也不樂意。

我勸大家要把握時間,趁著還有精神的時候,多聞佛法,多依照佛法指示奉行,不讓此生空過。倘若你守戒精勤不懈,一舉一動都如法守持不犯錯,可是對五乘佛法卻懶惰放逸,沒有研究佛教道理,雖得生人、天道也聞不到佛法,這樣就是戒急乘緩的結果。

有人問我有沒有守持戒律?我是一個怕被束縛的人,祇持大戒,不顧小節。我認為專研戒律太固執了。二千五百年前的古印度戒條,規矩法則,在現今的中國大部分已不適用,已不合時宜。研究戒律需要十載八載時間,我個人認為不值得把時間投資在這個地方。祇要明白戒律大綱已經足夠,小戒多得很厲害,恐怕用上幾年時間也未能學完,不要將精神時間全部用在戒律上,我們祇要多研究佛法,就能開啟智慧,看破放下得大自在。

第三句乘戒俱急

對五乘佛法勇猛精進地學習,對戒律同樣勇猛精進地守持,一絲不犯。乘和戒同時一起修持,福慧雙修是菩提道,是成佛的路,來生可以成佛作祖。乘戒俱急不是普通一般人所能辦到,祇有修行功夫甚深的高僧大德才能辦到。民國年間南華寺虛雲老和尚,高旻寺來果老和尚,南山寺弘一律師,法界學院慈舟律師等,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第四句乘戒俱緩

就是沒有研究佛法,又不守戒律,還要犯戒、破戒,做壞事、惡事。這樣的人不用說,當墮四惡道,在四惡道中常受諸苦,又聞不到佛法,得不到法益。

接著下來,再細分析這四種乘戒做因與結果。

第一種乘急戒緩

乘急戒緩的人將來根利有遮。根利就是生下來已有善根,根器來得非常利,宿根深植,來生看經書,一看就明瞭,一聽佛學即能通達。皆因過去生曾經觀察和研究佛法,所以來生很快即能了解佛法道理。好像元音老人,一看佛經,立刻有似曾相識感覺。智者大師七歲的時候,人家對他讀了一徧《普門品》,他竟然能夠一字不漏念出來。這樣的根器屬於利根。

有遮是有遮障,有障礙的意思。前生你從研究佛法中得到聰明睿智,可是持戒懈怠放逸,甚至犯戒,你的福德沒法積聚。即使來生你既有學問又精明能幹,卻如古人所說:懷才不遇,猶如屈原便是。你既然有這麼大本事,但無福德,怪誰呢?

我再舉一個例子:淨空法師是中國知名人士,在大陸有很多人認識。我跟他交往幾十年,他的事情我知道得很清楚。淨空法師有一個極大心願,就是在台灣建造一座「中華民族百姓宗祠」。他計劃周詳,而且規模相當宏大。在他的構思中,祠堂的正殿足夠可以容納萬人,還有數百間小型廳堂。祠堂外面有廣大園林,設有亭台樓閣,到處設置擴音器、大螢幕等視聽器材。但結果計劃倒垮了。淨空法師還有一個願望,就是在星加坡建立一個彌陀村,可是經過多年籌辦,都未能成功。他是一個頭腦精明,懂得計劃,有遠大思想的人,祇可惜阻礙多得很,做起事來難關重重,障礙處處,因為他是根利有遮。

有人曾經替他算命,算出他的壽命祇能活到四十五歲,我今年(2005)七十七歲,他已經七十九歲了,比我大兩歲。算命算出他的壽緣祇有四十五年,為甚麼現在(2005)七十九歲仍然活著呢?他這個福報是今生修來的。他到處弘揚佛法,廣度眾生,一發大心,勝過修行歷劫。弘法利生需要大量金錢,他不用費神籌集弘法經費,自然有居士資助他,要多少便有多少。為何有那麼多居士供養他?因為他沒有貪瞋癡。他沒有貪心,有多少錢都拿出來為佛教、為社會,做利益大眾的事,自己不貪求享受;他沒有瞋心,比如他無意中開罪了人家,那些人批評他、責罵他,他全不在意,處之泰然;他沒有愚癡心,他是一個絕頂聰明有智慧的人,對人慈悲平等,得到大眾尊重敬仰,跟他來往的都是國家元首,顯赫人物。他的福報是今生修來的,前生可能沒有修福。

再來一個例子,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,印度有一位國王叫阿闍世王,他殺父害母,罪過無邊。後來身上生滿一種叫癰的毒瘡,異常疼痛,尋徧良醫妙藥亦沒有辦法把病治好。朝廷大臣邀請六師外道,用盡種種咒術仍然未能湊效。阿闍世王有一位親戚叫耆婆,是醫術高明的名醫。耆婆沒有為他治病,祇是引導他到佛陀面前聽慈悲開導。聽了開示後,他深感自己罪業深重,心生慚愧,懇切至誠地求哀懺悔。由於精誠所至,他的業障病好了,後來他改惡向善,皈依佛教,為佛教做了很多弘法利生大事。阿闍世王也是屬於根利有遮。

第二種戒急乘緩

戒急乘緩的人來生根鈍無遮。他的根鈍得不得了,但是沒有障礙。在中國,此類人很多,但一切順利。俗語有謂:「自古庸人多厚福。」有智慧的人做事有計劃,有條不紊,可是事事不如意,很多障礙。那些糊里糊塗的人不懂處事,卻是事事順利,心想事成。到底是甚麼原因呢?佛教講得很清楚,前生持戒精嚴修得大福報,所以今生做一切事順利無障礙,但是糊里糊塗。

講一個聖人故事給大家聽。釋迦牟尼佛有一個出家弟子名叫周利槃陀伽,是一個極之蠢鈍的人,對於教法隨記隨忘。《法句譬喻經・述千品》有兩句話:

「守口攝意身莫犯,

    如是行者得度世。」

五百羅漢教了他足足三年,他才學會念出來,可想而知他愚笨到甚麼程度。他是根鈍無遮,遇到大智大覺者佛陀,教他天天掃地,一面掃,一面念「拂塵除垢」四個字。有一天,他突然覺悟掃帚能掃除地上塵埃污垢,我們內心的無明煩惱亦能掃除啊,就是這樣他開了智慧,證得阿羅漢果。周利槃陀伽屬於根鈍無遮。

第三種乘戒俱急

乘戒俱急的人來生所結的果是根利無遮,根來得利,又沒有阻礙。例如六祖惠能大師,就屬於根利無遮。他聽到人家念《金剛經》:

「應無所住,而生其心。」

即時豁然開悟,根利無遮的人才能進入這樣境界。還有一位是智者大師,他修「法華三昧」的。有一次他讀《法華經》,讀到〈藥王菩薩本事品〉其中一段經文:

「善男子,是真精進,是名真法供養如來。」

讀了這兩句後,馬上進入甚深禪定中,在定中看見釋迦牟尼佛仍在靈鷲山宣說《妙法蓮華經》。六祖大師和智者大師都是根來得利,又沒有遮障。

又再講一個有關於尊者的故事:釋迦牟尼佛在世時有十位大弟子,其中兩位尊者是: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和神通第一的目犍連。他們初時還沒有皈依佛陀,出家之前是外道,是一起修行的同修。他們都是老師,各有一百名弟子跟隨他們學道。他們之間有一個協定,就是兩人在外面見聞到好的道理,回來時便要提出來互相研究討論。

有一天,舍利弗在路上遇見馬勝比丘托缽,他走路的姿態安詳徐步,必恭必敬,有威可畏,有儀可敬,非常如法。舍利弗被他的威儀吸引,便走上前向馬勝比丘請教:

「你的師父是那一位?」

馬勝比丘回答:

「我的師父是釋迦牟尼佛。」

舍利弗又問:

「你的師父平時開示甚麼法給你聽?」

他答道:

「我師父教了我很多佛法道理,

我也記不得那麼多。

其中有四句說話:

「諸法因緣生,諸法因緣滅,

    我佛大沙門,常作如是說。」

舍利弗聽了這幾句話立即證得初果,即是須陀洹果。

舍利弗回去將事情經過告訴目犍連,目犍連聽了後,也立即證得初果,他們讚歎佛法如此甚深微妙,信服不已。慨歎自己不是當老師的材料,於是帶領二百弟子一同皈依佛陀成為出家弟子。兩位尊者都是根利無遮。

第四種乘戒俱緩

乘戒俱緩的人不研究佛法,不持戒還要破戒,來生的結果是根鈍有遮。乘戒是因,利鈍是果,種善因結善果,種惡因結惡果。乘戒俱緩的人前生種惡因,來生結惡果。根鈍有遮的人根器愚鈍,癡癡傻傻的,常遭受別人欺凌愚弄,福報又淺薄,貧窮下賤,生來體弱多病,做事處處碰釘,一生多災多難。由於前生乘戒俱緩,所以下世生來根鈍有遮,受盡種種苦果,大家應以此為鑑。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,就把握當下勤加學習佛法,多行善業。佛教注重智慧,不注重福德。沒有智慧,不能辨認好與壞。有福德沒有智慧,還是會作惡。所以寧願智慧大過福德,不要福德大過智慧。

宋代王日休《增廣淨土文・福慧說》云:

「修慧不修福,羅漢應供薄;

    修福不修慧,象身掛瓔珞。」

有兩個修行人,一個祇修慧,一個祇修福。修慧的修行人來世投生做羅漢,他托缽化緣,時常得不到人家供養,因為他前生修慧不修福,來生結果有慧沒有福。另一個修福的修行人,來世投生做了一隻宮廷大象,牠的身上掛滿瓔珞,七彩繽紛,看起來威風凜凜,因為牠前生修福不修慧,來生結果投生大象。

我有一位出家同學有福德沒有智慧,他的福報很大,很多居士護持他,可惜沒有智慧,結果墮落了。有福沒有慧,是很可怕的!

大般涅槃經・四依品》曰:

「於乘緩者,乃名為緩;

    於戒緩者,不名為緩。」

你對戒律守持馬馬虎虎,懶惰散漫,這未算最放逸;你對五乘佛法不研究,不精進勇猛,那就是真正懈怠放逸。佛教重視認識佛法道理,戒律緩慢一點受持也不算遲。

佛教重視持戒修福,大乘佛教重視利生修慧。

我說一個故事給大家聽:

中國律宗初祖道宣律師,持戒精嚴,

感得天人供養,他日中一食,

午飯由天人送供養。

同時代的窺基大師,是出生於貴族,

玄奘大師知道他有宿根,勸他出家。

他說出家可以,但有三個要求:

第一、要帶一車書籍;

第二、要帶一車財寶;

第三、要帶一車美女。

玄奘大師全部答應,故此,

大家都稱窺基大師為三車法師,

雖然他精通佛法,但對戒律不太重視。

窺基大師非常仰慕道宣律師。

有一天去拜訪道宣律師,

道宣律師想藉此機會,

教訓窺基大師持戒有很大功德,

可感天人送供。

豈知這天中午竟沒有天人送供養,

令道宣律師非常失望!

翌日中午天人又來送供養,

道宣律師便問天人,

昨天為何不來?天人對他說:

昨天有大乘菩薩上山,

有很多護法山神守護,

擠得我們無法進來。

道宣律師聽了非常慚愧!


又再多舉一個例子:

釋迦牟尼佛座下有一個比丘尼名叫鬱鉢羅,她已證得阿羅漢果。有一次,她勸導多名貴婦出家,她們回應說:

「我們不能出家。我們生得相貌端正,氣質高貴,家族又有名望,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。所謂:富貴修道難。如果我們出家,肯定容易犯戒,恐怕會墮落三惡道。」

鬱缽比丘尼說:「犯戒就犯戒吧,不關重要。」

那些名門貴婦們答:「墮三惡道要受極大苦啊,我們受不了。」

鬱缽比丘尼說:「受苦就受苦吧,有甚麼關係,不用怕。我講我的故事給你們聽:迦葉佛在世的時候,我生於大富大貴之家,容顏端莊美麗。有一次,我因一時好奇貪玩,不著意地披上一位比丘尼的袈裟,還開玩笑地說,我做了比丘尼啦!祇是披一披,就此種下善根,不久我真的出了家。後來犯戒,死後墮入惡道。再下生我又出家,又犯戒,又墮惡道。如是者經歷多生多世,直至今生遇上釋迦牟尼佛,隨佛出了家,這次是剛出家,馬上證得阿羅漢果。」

由此可以證明,乘緩才是緩,戒緩不為緩。

菩薩戒有說:出家破戒勝過在家受戒,在家破戒勝過世人無戒。沒有受戒叫做外道,受戒破戒名為破戒菩薩。佛經云:

「戒為無上菩提本,應當一心持淨戒。」

以戒為師,雖然如是,一絲不能犯,也要適合時代變化,不能一成不變。佛經有說:

「因時制宜,因地制宜。」

佛陀常常教導我們:

「培養福德,開顯智慧。」

乘和戒我們都要學習修持,福慧雙修,不能偏執一面。四料簡就是四種修持乘和戒的方法,經過我的解釋,相信大家已明白乘急與乘緩的結果,及戒急與戒緩的結果。個人認為佛教徒先要明白佛法至為重要,我主張大家寧可戒緩,不要乘緩。當然最好是乘戒俱急。

 學佛答問/0231